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跪下爬过来求主人玩弄 小混混把校草玩出水

眼看着萧昀庭锁上车朝她走过来,男人宽肩窄腰,透明的护目镜笼罩住他漂亮的双眸,即使带着口罩也能看出鼻梁高挺,高大的身躯看得林墨的渴望更加激烈,她咬了咬嘴唇,莫名有些心虚道:“那个,要不我们分头行动吧,你去买点生活用品,我想买点菜。”

萧昀庭仿佛根本没听出来林墨语气不对,他看似无意地瞟了一眼林墨,然后淡淡地点了下头。

林墨被萧昀庭那一眼看得腿软,她狠狠唾弃了自己一下:林墨啊林墨,你好歹也是大胸细腰一个尤物,也太没出息了!不就是跟这个男人睡了一晚吗,至于这么念念不忘吗?

口嫌体正直,她的小穴确实念念不忘,已经饥渴坏了……

见萧昀庭转身走开,林墨跟做贼一样溜到蔬菜区,她看着货架上一根根粗长翠绿,顶花带刺的黄瓜,悄悄吞了一口口水。

这些黄瓜好粗啊,上面还有小刺,插进去一定特别舒服吧?不知道跟萧昀庭的鸡巴比起来怎么样…这么一想也太羞耻了,她居然对着一堆黄瓜意淫自己学校的教授。

不不不林墨你清醒一点,你是个成年人了,成年人都会有需求的,这是很正常的,跟萧昀庭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才没关系呢!

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林墨深吸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没人,然后罪恶的小手伸向一根笔直粗长,品相最好的黄瓜。

哪知才抓住黄瓜,还没来得及往推车里放,手腕就被人一下紧紧抓住。

林墨本来就心虚,这下更是直接叫了出来。

“啊!干什么!”

手里的黄瓜在慌乱之中掉落下去,半道被一只修长的大手牢牢捉住,紧接着自己的腰也被人环住了。

“我说呢,你又不会挑菜,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原来…是奔着黄瓜来的啊。”

萧昀庭一只胳膊紧紧揽住林墨的细腰,大手在那柔软的腰肢上轻轻抚摸撩拨,另一只手在黄瓜上暧昧地摩挲着,低沉的声音还有些惯有的漫不经心,低沉又性感。

“谁说我不会挑菜?!黄…黄瓜怎么了,我不能吃黄瓜吗!你放开我!”

林墨色厉内荏地娇声怒吼,一张瓷白小脸憋得通红,跟一只炸了毛的小猫一样在萧昀庭怀里挣扎起来。

“啧,还不老实,根据我的观察,你上面这张小嘴是不爱吃黄瓜的,下面那张嘛…就不一定了!”

萧昀庭说着,猛地把手伸进了林墨的松紧裤里,精准地摸到了林墨的双腿间,手指隔着内裤在那饱满的阴阜上按了两下,林墨发出难耐的轻哼声,那里果然一片濡湿。

“嗯~呼……”

林墨本来就满脑子黄色废料了,这下被萧昀庭一摸,只觉得娇嫩的软肉被人狠狠揉了一把,更加忍不住,她身子立刻就软了,靠在了萧昀庭怀里。

萧昀庭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大手收紧,下巴抵在林墨的肩膀上,“你湿了,想要了吗?”

林墨被纯男性的冷冽气息包围,那熟悉的怀抱让她瞬间回到昨天那混乱热烈的下午,火热的肉棒,激烈的摩擦,凶猛的抽插……

“谁湿了,你胡说,我才没有!”

林墨脸颊绯红,想大声反驳,又怕被别人听见,压低的小声音有些发颤,让人心痒痒。

“在我面前不需要掩饰,毕竟你淫乱的样子我已经见过了。”

萧昀庭轻笑一声,温热的气息喷在林墨敏感的耳廓,让她小腹一阵悸动。

“你挑的这根黄瓜看起来还不错,但是也要试一试才能知道好不好用。”

萧昀庭搂着林墨来到货架隐蔽的角落,有力的大手擒着那细腰把林墨转过来,手里拿着那根粗硬的黄瓜在林墨白嫩的脸蛋上滑动。

林墨浑身发软,湿漉漉地小穴里一阵阵收缩,她初尝禁果,食髓知味,那种陌生却霸道的快感对她太有吸引力了,因此她看似拒绝,实则半推半就。

“我这个做老师的,又要给学生上生理课了,今天这堂课,是教你如何安全地使用道具让自己获得快感。”

两手捏住林墨松垮的裤子往下一拽,便连着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内裤裆部本来紧紧贴着林墨的肉穴,被大量淫水浸得透湿,在萧昀庭拉开时形成一道晶亮的银丝。

修长笔直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林墨欲盖弥彰地夹紧了被剥光的翘屁股,她不安地扭身左右张望:“不要在这里——会被人看到的!”

“腿抬起来。”

隔着口罩,萧昀庭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就像平时在上课一样平稳沉静,没有丝毫起伏,他仿佛没听见林墨的话,握住林墨的左腿,把它从裤子里彻底脱了出来。

林墨看不到萧昀庭的表情,但她一想到萧昀庭顶着那张高级性冷淡的脸扒自己的裤子就兴奋得不行,尤其是萧昀庭抬起自己的左腿架在货架上时,小穴里又流出一股温热的骚水,这次把大腿根都弄湿了。

萧昀庭一手隔着林墨的白衬衫揉着她的大奶子,一手拿黄瓜往那夹紧的腿缝里捅去。

林墨有些紧张,超市人虽然不多,但也不是一个没有,如果这时候有人经过,就会看见她在货架前光着屁股,敞开双腿任由面前的男人亵玩。

“岔开一点,让我把黄瓜插进去。”

萧昀庭感受到林墨的紧张,他的护目镜抵在林墨的护目镜上,沉着的双眸凝视着林墨略显慌乱的眸子,那声音里有种不易察觉的安抚,让林墨不自觉地放松下来,她轻轻分开了双腿。

“乖。”

萧昀庭把黄瓜插进了林墨的腿间,奖励一般隔着口罩给了林墨一个额头吻。

没有急着插穴,萧昀庭先是用手指分开那闭合的肉瓣,用黄瓜带花的那头在那圆圆的小阴蒂上刺戳,然后探进去在林墨粉嫩饱满的蚌肉上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