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两个女人大腿相互摩擦/老师小嘴吞吐

“咚咚.....”

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惊醒了卧室中这对意乱情迷的年轻男女,刘鑫月赶紧坐起来穿上被脱掉的短裤,又整理了一下衣装,才和赵本严慌慌张张

地回到客厅问了句:“谁啊?”

“是我啊,嫂子!”

门外是一个娇媚的女孩声,这声音赵本严也很熟悉。

这声音是孟晓华,村子里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不过因为赵本严初中毕业就辍学了,而小华则顺利上了高中并考上了一所不

错的大学,她和鑫月的丈夫孟广发是叔伯兄妹关系。

“呦!是晓华妹子啊,你这是放暑假啦?”鑫月打开房门亲切地和门外的孟晓华打着招呼。

“是啊嫂子,我这才回家,就来看你来了,半年没见我可想你了嫂子。咦?赵兽医,他怎么在这?”

晓华拉着鑫月的胳膊亲热地走进客厅却发现坐在沙发上面色有点尴尬的赵本严。

“哦,是这样!刚才嫂子请小赵大夫过来,给咱们家的叫驴看看病。看完了,我就请他到屋里喝杯水,这不正好你就来了吗!”

鑫月赶忙给这个小姑子解释道。

“是吗?”孟晓华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对面的赵本严。

“当然是啦!要不你以为呢?”赵本严做贼心虚地说着。

“哼!”孟晓华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发出哼地一声,就坐下来和嫂子继续唠起家常。

“那个...鑫月嫂子,我也就不打扰了,明天我把药配齐了给你送过来!”

眼见今天的艳遇被这个从小玩伴给弄泡汤了,赵本严意兴阑珊地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想着今天艳遇的赵本严高兴地哼着流行歌曲,并时不时摸一把刚才趁乱被他揣进兜里的黑色蕾丝胸罩。

虽然在最后时刻被孟晓华那个臭丫头给搅局了,但是小兽医相信刘鑫月这个漂亮的小媳妇肯定还会来找他看病的,那到时候不就又可以.......

“嘿嘿......”

赵本严忽然觉得自己就好像电影里面那些面对手无寸铁花姑娘发出狞笑的坏蛋。

“赵本严!你给我站住!”

忽然之间,一个脆生生的甜美声音从他的后面响起!

小兽医转过头,发现刚才搅他好事的孟晓华正一脸怒气地骑着自行车向他冲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疯啦?”赵本严连忙闪身让过。

“吱!”

一声自行车的车闸响,孟晓华熟练地把车停住,穿着白纱连衣短裙的一条修长白腿支在地上,晃得小兽医有点睁不开眼。

“说!刚才去我嫂子家干什么去了?”孟晓华不客气地盘问道。

“什.....什么干什么去了?你嫂子不说了吗,她家叫驴有毛病,配不出种来,叫我去看看!你还冲我大呼小叫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哼!是她家叫驴配不出种还是她家男人配不出种?你去她家是检查驴还是检查人去了?”

孟晓华显然不满意赵本严的答案。

“你个大学生,说话怎么这么没水平呢?什么检查男人配种的?你们大学就教你们这个啊?”

小兽医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我嫂子他们家因为怀不上孕的事都吵了好几次了.....”

说到这里孟晓华灵动的大眼睛向四周看了看接着说:“在外面说不方便,走!到你那个狗窝再说!”

“切.....狗窝你还去。”

赵本严小声嘟哝着,不过他从小就怕了这个女汉子属性的玩伴,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跟在孟晓华后面向自己的兽医站走去。

“哎呀,这可真脏!”

兽医站里,孟晓华仔细擦拭着赵本严桌子对面的椅子半天后才坐了上去。

“刚才我嫂子都和我说了,我哥和我大伯因为怀孕的事和她吵了几次了,所以她才有病乱投医找你去给她做身体检查,你小子还不承认呢!”

孟晓华一双明亮眸子紧紧盯着眼前的赵本严。

“那.....那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啥?”

见事情败露,小兽医也只好老脸一红默认了此事。

“我是要问你,我嫂子长得那么漂亮,你有没有在检查身体的时候趁机占她便宜?”

孟晓华俏丽一红问出了此行的真实目的。

“啥?啥便宜?你想太多了.....我给你嫂子检查的时候,就像给那些大骡子大马做检查时候一样的,哪有啥便宜可占啊?”

“我不信,你那么坏那么色,怎么可能不想着占我鑫月嫂子的便宜!”

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你爱信不信,你要是真不信啊,那你也像你嫂子似的,脱了衣服叫我检查一次呗,你看我能不能想着占你便宜,我要是占你便宜了我就是狗!

咋样?”

赵本严眼珠一转,想用激将法把这个难缠的小丫头赶紧打发走。

“你.......检查就检查!当心一辈子被我叫狗!”

孟晓华霍然站起,被气得小脸通红,鼓鼓囊囊的胸脯一起一伏地剧烈喘息着。

“你可别后悔哦!让我检查,就不怕当心羊入虎口哦?”小兽医模仿着电视里的坏人淫笑着说。

“走!进里屋检查,到时候指不定谁是虎谁是羊呢?”

孟晓华的回答让赵本严身上有点发麻,天知道这丫头一年里都在大学里学了些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