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放松点一会就不会那么疼*精厕贱女

孟家屯,一个北方随处可见的小山村。

村子最东边有两间破旧的小土房,房子门口立着一个小招牌,歪歪扭扭的写着:赵家兽医站几个大字。

赵本严正抱着爷爷临终前留给他的那本早已发黄的医书,坐在椅子上晃晃悠悠地打着瞌睡。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门外响起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叫声。

“谁……谁啊?”

在梦中猛地被惊醒的赵本严,发现自己嘴角边上的口水流了老长,循声向门外望去,不由得眼前一亮。

门外站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人,这女人穿了一件淡紫色的短袖背心,下面套了一条淡蓝色的牛仔短裤。

那裸露在外面的一对美腿白的有些让人炫目。再加上齐肩的秀发,修长的美目,秀气高挺的鼻子,简直就像个从画里跳出来的大美人。

赵本严认识她,她叫刘鑫月是去年才嫁到他们屯子孟广发他们家的新媳妇,是这村子里有名的美女,也是村里他们这些大大小小光棍们歪歪想象

的首选目标。

“刘鑫月这个大美女来找我干什么?难道是我的艳遇来了?”赵本严有些痴痴地望着眼前的美人,心里面胡思乱想着。

“小赵大夫,小赵大夫?你没事吧?”

刘鑫月看着赵本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

“啊....没事!那个鑫月嫂子,你跑我这小兽医站有事吧?”赵本严缓过神了赶紧岔开话题问道。

“啊....是有点事.....”刘鑫月有点欲言又止。

“你看你,咱们乡里乡亲的有啥事你就说呗,有啥不好意思的?”

“我听说你前几天给隔壁的周婶家的叫驴看好了配种的毛病?”刘鑫月道,说完,俏丽的少妇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

“是啊,是有这事!咋啦你家的牲口也配不上种咋的?哎呀,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不就配种这点事吗?瞧叫嫂子你说的这个不好意思,别说

是你家叫驴跟母驴配不上种,就是你老爷们孟广发和嫂子你配不上种,老弟我也一样能给你治好了!”

赵本严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地说着。

“还……还真是是人....配不上……”刘鑫月俏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

赵本严一时无语。?

.......

五分钟后,赵本严跟着刘鑫月一前一后走进老孟家的院里。

“哇!到底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啊!这一溜五间崭新的大瓦房,宽敞的院落,水磨石的地面。跟自己住的那两间小土房比起来,我住的简直就

是狗窝啊!哎,人比人得死啊!”

赵本严心下感叹着,跟着鑫月进了老孟家宽敞的大客厅。

一分钟后,赵本严老老实实端坐在老孟家装修富丽堂皇的客厅沙发上,手里端着鑫月递过来的水杯四周打量着。

“其实.....其实我请小赵大夫进来,除了请您喝杯水以外,还有件事想和你咨询一下,我听说你除了会给牲口看病也能给人看病?是吗?”

刘鑫月低着粉颈红着脸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小声问道。

“给人看,给谁看病?谁要配种?”

一时走神的赵本严随口问道。

“是.....是我们家....家里的......”

刘鑫月俏脸红的更是厉害支支吾吾地接着说:

“你也能听说过吧,我从去年嫁到你们这孟家屯,都快一年了,这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村里就开始有了些闲言碎语,我男人和我公爹都怀疑

我.....我身体有问题,去县城检查了两回,也没看出所以然来。前几天听说你治叫驴治的那么有把握,我就想......就想让你帮我也......也检

查检查.......”

说完这话刘鑫月臊得猛地一低头,再也不说话了。

居然有这等好事!

大骡子大马他检查得多了,如此美丽的少妇他可从来没给检查过,赵本严吞了口口水望着眼前的刘鑫月心里也是很紧张。

“那个.......嫂子,这个......人呢.....怎么治我虽然是学过,不过呢没有太多的实践机会,所以可不敢给你打包票啊!”

赵本严也有点结巴地说道。

“没事,死马当活马医,为这事我男人和我没少吵架,要是还怀不上的话我也没脸在这家里呆了,你就大胆地给嫂子检查吧!”

低着头犹豫了一会的鑫月突然抬起头睁大了一双美眸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好吧,嫂子。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老弟我也责无旁贷了。嫂子你先坐好了,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再检查

身体。你......你在那个危险期里和我广发哥行房的频率怎么样?是几天一次还是说一天几次?”

赵本严一本正经地问道。

“嗯......危险期的时候基本天天都有做吧?有时候是一天一次也有一天两到三次的。”

鑫月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

孟广发这王八蛋真他么有艳福啊,一想到孟广发那个五大三粗的傻大个子能在眼前这如此美妙的佳人身体里耕耘播种过那么多次。

赵本严不由得牙根直冒酸水,不过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继续问道:“那一次大概多久啊,还有他每次撒出来的种子呈什么颜色,什么味道,量大不

大啊?”

“嗯.......这........多久?我也没给他计时啊!不过好像时间都不算长也就一两分钟吧?那个......他那个种子颜色我擦下面的时候倒是见过

,有点黄黄的,味道闻着有点腥腥的,至于数量多不多......我也不是很清楚。”

刘鑫月红色脸一五一十地回答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行了,广发哥的事我了解得差不多了,下面就该给嫂子你检查一下身体了,你最好是平躺着让我检查,你看你躺哪比较方

便?”

赵本严站起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