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老头吸着小小的奶头 国模沟沟茂密的森林

杨欣欣,杨欣怡?

两个人都姓杨,我今天跟姓杨的还真有缘分。

这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当中一闪而逝,旋即目光落在了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上,这一看把我愣住了。

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还要找上门女婿,有钱人的眼都瞎了?

实际上,在来这里之前,我曾经设想过,找上门女婿的那个女人,无非是样貌糟糕,或者说是脾气糟糕,可是实际上,这两种猜想我完全没从对面的女人身上看到。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我可能遇到了这个城市最美的两个女人。

杨欣欣,俏皮当中带着一些可爱青涩。

而眼前这个女人,身上则是散发着妩媚成熟。

一身干练的制服套装,黑色的丝袜紧紧的包裹裙摆下面一双形状优美的小腿,黑色高跟凉鞋更是为她增分不少。

至于那一张脸,更是勾魂摄魄,粉色的樱唇,明亮的眸子,小巧的琼鼻,细腻的皮肤,在这个女人身上,你找不到任何的缺点,她简直就是造物主的宠儿。

当我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我想我终于明白前面几个丈夫,为什么会死了。

这是一个身材很高挑,丰腴的女人,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妩媚和成熟的气息。

是个人都受不了这种诱惑!

我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安的走过去。

“坐下吧,站着像什么样子?”杨欣怡轻轻敲着桌子,语气像是西伯利亚的寒风。

我有些拘束的坐了下来,可能是刚刚发泄完毕,我此时只是有些奇怪,她咋知道我就是叶尘?

“你已经超时了快一个小时了。”杨欣怡瞪着我,冷冰冰的说道,看得出来她对于这种不遵守约定时间的事情相当不满。

心里面有些慌张,我连忙解释说这边路偏,刚到城市里面,路不熟,耽搁了!

庆幸的是杨欣怡更像是例行式的盘问,并没有多做纠缠。

“你的情况,我昨天调查了一下,你叫叶尘,十八岁,高中辍学,父母都是赌鬼,欠下了一百万的高利贷,你现在应该被催债的逼迫的走投无路了吧?”

一边说着,一边在桌子上放了一个资料袋,我看的清楚,上面贴了我的照片。

一晚上就把我的家底给调查的清清楚楚,我像个裸体的人被摆在橱柜窗口。心里哇凉哇凉的。这女人……好可怕。

“我就直说了,你应该是为了那一百万来的吧?”杨欣怡冲着我问道。

我抿抿嘴,点了点头。

杨欣怡发出了轻微的冷哼,她最看不起那些为钱活着的人。

“你跟我,做一个交易。”

“交易?”我愣住了。

“没错,就是交易,原本你做上门女婿,生了儿子,一百万到手。”

我点头,这本来就是介绍人说的话。

“可是实际上这一百万并不是那么好拿,没有人能够保证自己一定能生下儿子!”

这话没错,生儿生女,纯粹看运气。

杨欣怡继续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跟我做一个交易,你做我名义上的丈夫,我给你钱。”

啥?

我一下子没有弄清楚杨欣怡是啥意思。

杨欣怡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简单来说我们两个有夫妻之名但却没有夫妻之实,你真以为我会让你这种人碰我的身子?。”

“但是这样的话,怎么生儿子?”我瞪大了眼睛,因为先前说的是有儿子才给钱。

杨欣怡的脸色更难看,“所以说,现在是我们之间的交易。”

“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每个月我会给你一万元,我不让你碰,我家里给的钱你就不要想了。”

一万块?的确是不少了,但是相比较身上背负的高利贷,依旧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啊。

杨欣怡继续说道:“当然,不仅仅只有这些,如果你能帮我隐瞒上半年的时间,我给你十万元奖金,如果能瞒上一年的话,我给你二十万,如果你能帮我隐瞒两年,你欠下的高利贷,我给你还清,怎么样?”

咕咚……喉头微微蠕动了一下,我吞下了一口口水。

这的确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交易,而且相对于这样一个漂亮女人招上门女婿,杨欣怡的话更令人信服一些。

看来这个杨欣怡应该是很讨厌男人,不愿意结婚,但是家里又有需求,不想让男人触碰自己,所以才会选择跟我进行交易。

“你很讨厌男人?”我问道。

杨欣怡冷哼了一声:“当然,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苦笑一声,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太好过啊!

“怎么样,考虑一下?实际上你没有考虑的余地,如果你不同意的话,等待你的就是那些高利贷催债的人了,他们有什么手段,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吧。”杨欣怡冷笑着,小口的抿着鸡尾酒,似是已胜券在握。

她已经将我所有的一切,摸了个一干二净。

“我没得选择!”我瘫坐在椅子上,有些意兴阑珊。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我从来没有如此切实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我现在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我站了起来,说道。

“不用了,家里什么都有,从今天起,你要记住自己的职责。”一边说着,杨欣怡站了起来,叫来了服务员结账。

我确定没有眼花,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刚刚喝的那杯酒抵得上我一个月的工资……

结完账之后,杨欣怡像是解决掉一桩心事一般,脚步变得轻快起来。

人穷会有什么表现?当一辆车头有着天使雕像的车停在你的面前,你就会下意识的避让,你知道自己碰不起。

杨欣怡从窗口露出头,“上车!”

这真是我第一次坐这么高档的轿车,我感觉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好像放在什么地方都是一种过错。不过心里面却升起奇怪的感觉,好像坐在了车上我也变成了什么大人物。

车子在城市里面娴熟的穿来穿去,最终来到了市区一处豪华别墅群的位置,停在了一个别墅的门口。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市里面的房价均价应该都在两万多吧,市中心的位置,貌似得五万以上,在这种地方,居然有一栋三层独幢别墅……这家人,究竟多有钱啊。

看这面积,一层至少四五百平吧,还带着花园……这一套房子,得要多少钱?

将车子挺好,杨欣怡看我在旁边不知所措:“走吧,进去见我妈,表现好一点儿,别给我丢人。”

我感觉自己的掌心当中都是汗水,僵硬的点了点头,我估摸着杨欣怡的母亲对女儿都如此威逼,肯定是不好相处的类型。

门被打开,放眼过去,宽敞的客厅当中豪华的沙发最引人注目,沙发上面只有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电视。

看起来像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美妇人,肌肤细腻,雍容华贵,模样跟杨欣怡有几分相似,简单的黑色纱裙之下,勾勒着一副完美的身材。

杨欣怡竟然还有一个姐姐?

想到杨欣怡要我表现好一点,我紧忙款步上前:“那个,你……你好,我叫叶尘,您是欣怡的姐姐吧……”

姐姐?

那个女人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笑的花枝乱颤。

旁边杨欣怡有些气恼的瞪了我一眼:“瞎说什么呢,快叫妈!”

妈?我当时就傻眼了,真的假的,这俩人说是双胞胎都有人信。

“呵呵,小伙子挺会说话嘛,我看起来有那么年轻嘛?”杨欣怡的母亲,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挠着头,满脸的尴尬:“那个,我真以为你们是姐妹。”

“嘴巴真甜。”女人微笑着,不经意的恭维总是让人很舒心,更何况哪个女人不希望被人夸年轻呢?

“对了妈,欣欣回来了吗?”杨欣怡坐在沙发:“欣欣说她和朋友一块,没跟我一块儿,回来了吗?”

“回来了,在上面洗澡呢。”女人随口回答道。

欣欣?

今天真是凑巧啊,不仅遇见的两个女孩都姓杨,还有一个重名了!

杨欣欣,我一个激灵,不会是一个人吧?

就在我傻愣着的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间从楼上传来,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孩子,穿着一套单薄的白色丝质睡衣,像纯美的天使一样从楼上走了下来,看起来好像刚刚洗过澡,手里面抓着一条雪白的毛巾,正在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长发。

“姐,把姐夫带回来了吗,我来给你掌掌眼,看看怎么样?”一边说着,女人一边冲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两个人的视线,在这个时候重叠。

那一瞬间,我的身子僵硬了。

至于那个女孩儿,手里面的毛巾直接掉在了楼梯上。

“是你?”

“杨欣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