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农村大炕上的乱欲 局长开车让我含

“住手!”伴随着顾南生撕裂般的怒喝,通往火化间的大门应声而落。

余红豆那张毫无血色的素白脸庞一闪而过,面部一道幽深的刀伤触目惊心。

只是,她竟像睡着了一样,神态平静安详。

顾南生只觉得左侧胸口那颗跳动的心脏,仿佛被钝器击中,瞬间停滞。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她死了!她用最决绝的方式告诉他,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两清。

他欠她的,无法偿还。

顾南生泪流满面。

来的路上,他一直不相信余红豆会死,她那么明亮鲜活的一个生命,怎么可能说没就没。

一定是他们在做戏给他看!

可余红豆被推进火化间的一刹那,顾南生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天人永隔。

不能呼吸,每呼吸一次,痛就更深一寸。

 

悲伤、愤怒无处安放,顾南生两步跨到周延宗跟前,重拳一挥砸向他的面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不不告诉我,她们遇到了危险?

你他妈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你就是见不得余红豆和我在一起,是不是?”

一拳接着一拳,每一拳都使出全身力气,仿佛要将眼前之人打死才解气一样。

“哼哼,顾南生,你也知道心痛了!”血沫子顺着嘴角往下流,周延宗也不还手,只是用眼角瞟着顾南生讽刺道,“我去找过你,可你不是说她和你没关系么?现在跑这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害她家破人亡的是你,害她锒铛入狱的是你,害她命丧黄泉的还是你!

顾南生,你这个魔鬼,你现在知道心痛了是么?你也知道后悔了是么?

你活该!你自作自受!”

周延宗一声声谴责,像一支支毒箭穿膛而过,将顾南生刺得体无完肤。

痛,遍体鳞伤。

可仍是不愿放过周延宗,如果他顾南生是恶魔,那周延宗这个混蛋也是刽子手

“你他妈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你如果说清楚,我会去救她和孩子!那是两条命,你害死了她们!”顾南生怒吼的声音响彻走廊,拳头的力道越来越重。

“少在这演戏,我才不信你会有那么好心!再说孩子是我周延宗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让你去救!“周延宗一手抹掉嘴角的血,恨恨的看着顾南生。

顾南生揪着周延宗领口的手有些许颤动。

虽然,虽然他一百次、一千次的怀疑余红豆的孩子是周延宗的。

但此刻在他的嘴里得到认证,顾南生还是错愕不已。

“顾南生,少在这给老子惺惺作态了!一定是你派人害死红豆和孩子的。除了你,没有人会这样恨她!”周延宗啐出一口血沫。

“顾南生,我现在没有证据。但今天,你打死我便罢了,你要是打不死我,我早晚会查出是你的人害死了红豆和孩子,我一定要你去给她们陪葬!”周延宗棕铜色的眸子里,溢出滔天的恨意。

就在两人揪扯不清之时,工作人员赶紧把两人拉开,“打什么打,要打出去!这里是火葬场,不是拳击馆!”

顾南生猩红着双眼,不肯罢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