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现代爱情短篇暖文小说 隔着内衣肆意的揉捏

五分钟之后……

“血,出血了……”王虎忍不住叫了起来。

果不其然,在叶小宝所扎入的那几个穴位忽然有黑色的血液渗出。

“放心,这是毒血,等转红了就可以了。”叶小宝懒洋洋地说道。

又过了两分钟之后,那黑色毒血逐渐变成了红色。

这时,叶小宝轻轻在玉翠的腹部一按。

“唰……”

那五根银针竟然一下子都飞了出来。

好在叶小宝早有准备,利用一块布将这几根银针都接住,然后放在酒精炉子上炙烤,等到毒素全部干净了之后,这才细心地收拾好,放进了药箱。

这时,玉翠悠悠地醒转了过来,嘴唇翕动,面色苍白。

王虎连忙走上前去,一个劲地抽自己的嘴巴子,哭道:“老婆,我错了!以后我要是再赌,就剁了自己的手。”

叶小宝把五千块钱递了过去,说道:“好了,别哭了。这钱你们拿过去,以后好好供狗蛋上学。”

“小宝,这钱我们不能要。”王虎连连推辞。

“让你拿着就拿着,这是老神棍留给我的老婆本。我现在还不用娶媳妇,你们先拿去用,等有钱了再还我。”叶小宝说道。

王虎一听,立即给叶小宝磕头作揖,连声感谢。

叶小宝连忙搀扶,可王虎力气大,愣是拽不起来。

“王叔,你赶紧起来,别折我寿。”叶小宝连忙说道。

王虎这才肯起来,却是满脸激动。

乘着这个空档,叶小宝已经从瓶罐里面抓好了药,分三包装好说道:“王叔,这些药回去文火煎,三碗水煎成一碗,给玉翠婶子服下。三剂之后,毒素应该就能完全排干净了。”

“谢谢你了,小宝。玉翠的命是你救的,你是俺们一家的救命恩人。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跟我开口。”

王虎千恩万谢之后,这才扶着玉翠上了拖拉机。

目送王虎离开之后,林瑶看着正在洗手的叶小宝,轻咬嘴唇道:“对不起,我为刚才的事情跟你道歉。”

“为什么跟我道歉?”叶小宝微微一愣。

“因为刚才我以为你不肯救人。”林瑶俏脸一红。

“如果当一个医生的心理这么脆弱,那我也不会选择做这个了。”叶小宝无所谓地摆了摆手。

林瑶微微点头,在心中对叶小宝的好感又增进了几分。

“哎……你的手受伤了,要不要包扎一下?”林瑶连忙问道。

“没事,这点小伤,我有止血药。”

说完,叶小宝再次来到药箱旁,拿出了一瓶药粉,倒在了手上。

当他的目光触及那颗珠子的时候,忽然眼神一亮。

 

那颗原本黯淡的珠子,此刻竟然像是星辰一样璀璨,而且上面还有无数的灵气在游动。

这个发现,让叶小宝一时间有点懵逼了。

“你怎么了?伤的很重吗?”林瑶好奇问道。

“哦,不是……”叶小宝将药箱子合了起来,准备暂且保守这个秘密。

他走到了桌子边上,坐了下来。

“这雨怕是一时半会不会停了,要不你在这住一晚上,明天再走吧。”叶小宝看着外面瓢泼大雨说道。

“可是……”林瑶欲言又止。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感觉有点怪怪的。

林瑶是个大姑娘,还有点无法接受这个建议。

“你放心吧,晚上你可以睡我的房间,我睡我师傅之前的房间。”叶小宝笑着说道。

这样一说,林瑶这才打消了心中的疑虑。

“实在给你添麻烦了。”林瑶满脸歉疚。

“那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叶小宝抱着药箱,就急匆匆地去了老神棍原先的房间。

他所在的诊所,是原先的小学。后来小学搬到县城了,就留下这块地方,被老神棍改建之后,成为了落脚点。

老神棍死了之后,房间就闲置在那,里面摆放着一些柴禾还有些杂物,有股浓浓的霉味。

不过,这对叶小宝来说不算是什么难事。他随便找了一些稻草铺在地上,坐了下来,然后打开了药箱。

刚刚打开药箱,那颗珠子的刺目光芒,就闪耀的人几乎睁不开来眼睛。

他小心翼翼地将珠子拿到手中,发现此刻不需要任何光芒,四周的一切都纤毫毕现。

这颗圆珠,呈现出天蓝色,而且还散发着一股非常浓郁带着馨香的充裕灵气。

“难不成……这真的是一颗宝贝?”叶小宝的心脏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他拿起了珠子之后,顿时觉得自己与其似乎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就好像……他们共同存在似地!

陡然,一股暖流顺从珠子里面传递出来,然后顺着手掌传遍了叶小宝的四肢百骸!

这种感觉非常地舒·服,舒·服的叶小宝恨不能放声大叫出声来。

那股极其充沛,极其纯正的灵气,竟然使得叶小宝的伤口迅速结痂,然后长出了粉嫩的新肌肤来。

叶小宝沉吸了一口气,压抑自己的狂喜:“原来这玩意还能止血治病,看来真的是一个宝贝!哈哈哈……我发财了,发财了!”

不过狂喜过后,叶小宝隐隐有了一丝担忧。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是懂的。

这颗神秘的珠子,实在太过于神奇,所以轻易不能给人知道,哪怕最亲近的人都不可以。

想了想,他还是将这颗珠子放进了另外一个被其当成宝贝的药箱里面,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准备好好研究一下。

这一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秘珠子的原因,叶小宝睡的非常香非常甜。

在梦里,他甚至还梦到自己发达了,娶了张寡妇家的秀秀做老婆,而且梦的后半截,林瑶也参加了进来。

二女共侍一夫,啊呀妈呀……太羞耻了!

睡到后半夜,叶小宝被一泡尿给憋醒,立即蹭蹭蹭爬了起来,提着裤子去茅房。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四周传来了泥土的芬芳和窸窣的虫鸣。

迷糊之间,叶小宝掀开了粗布帘子,却一下子惊醒了。

“不对劲,我怎么听到了有水的声音?难道有小偷?”

叶小宝蹑手蹑脚地跑到茅房一旁的内间,发现里面的大门是锁着的。

这可难不倒叶小宝,因为这茅房的内间是用泥坯随便搭建的,根本算不上是牢固。

只是用手指轻轻一扣,叶小宝眼前的泥巴墙就露出了一个缝隙。就着这个缝隙,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情况。

这一看,叶小宝差点没喷鼻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