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花蜜花液汁水 ;妻子与群交经历

“草泥马,陈飞呢,给我滚出来。”

门被咣当踢开之后,瞬间涌进来七、八个人。

当先一个膘肥体健,身高足有一米九,留着一个光头,短袖衣服上还纹着一个盘龙的纹身,一看就是道上混的大哥。

而身后跟着的几个小弟,有的叼烟,有的染着黄毛,各个表情不善,最主要的是,这群人手里都拿着家伙。

眼镜男看到这情况,轻笑了一声,给身旁的三个哥们使了个眼色,就都退到了后面去。

打架还有抢着上的,自己还是第一回见到,看来这个装B犯,因为奇葩的性格,得罪了不少人啊。

呵呵,这下省得自己动手了,看他一会被打的满地找牙,还能牛B起来?活该……

见到这帮混子怒气腾腾的杀进来,原本还沉浸在美好心情中的李晓曼顿时花容失色,身体没来由的往后退,同时嘴里警告道:“你们要干什么,立刻出去,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今天谁来也救不了你们,李晓曼你个臭娘们,老子想睡你是看得起你,敬酒不吃,今天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你给干了。”

人群后面西装革履的叶良飞双手插在口袋里,拽拽的走了出来,指着李晓曼怒骂道,话到最后,还不忘摸一摸自己的宝贝根子。

“那个陈飞呢,早上起来他不是很牛B嘛,让他滚出来,老子今天让他变成一条腿的残废。”叶良飞吼道。

李晓曼看到是他出现,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尤其是对方说要打废陈飞,然后,将自己推倒,李晓曼只感觉心中一片绝望。

此时,对方带着这么一大群人将饭店门口堵上,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以叶良飞的势力,就算真做了点什么,恐怕到警局疏通一下关系,他就可以继续横行无忌,可是自己……

估计,到那个时候,再也没有脸见任何人了。

“陈飞,你快走,从后门跑,快跑。”李晓曼心中已然绝望,今天自己注定被这个禽兽玷污,但是,不能因为自己成为陈飞的拖累,以他的身手,应该很容易从后门跑出去。

如果,对方有良心,能够及时报警,说不定自己还能免遭毒手。

“后门?后门早就被我堵上了,今天你们插翅难逃,我就要让陈飞那条狗,眼巴巴的看着你被我干。”

叶良飞放声大笑道,早上起来的事情让他杀了陈飞的心都有,今天他就要彻底的发泄,将男人干废,将美女干服,反正这些事情花花钱就能摆平。

这时,叶良飞一摆手,身后的混混一哄而上,将李晓曼围住,作势就要抓住她。

而就在千钧一发的关头,只听到陈飞在后面,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幽幽说道:“嘘,终于射进去了。”

“没浪费我两块钱买的那张彩票。”

陈飞说完,缓缓的站起身,走到李晓曼身边,完全无视眼前的几个混混,将她拉到身后,指着叶良飞淡淡的说道:“今天我中了彩票,心情不错,你刚才说的那番话我可以当做你在放屁,我数三个数,立刻从这里滚出去,否则,我会让你粑粑都不认识你。”

陈飞说话的时候声音波澜不惊,却隐藏着一种睥睨无敌的气势,那是一种只有经历过无数生死磨砺的男人,才能散发出的凛然气息。

李晓曼贴在陈飞的身后,感觉到男人坚实的臂膀,温暖的手掌,那颗已经沉落到冰冷谷底的心,好像感受到了一种比太阳更温暖的照射,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安全的感觉。

那种感觉……是信任,是依靠,是女人独有的,来自心底最深处的依赖……

“哈哈哈,这个SB是在逗我吗?真搞笑,让我滚?妈的,哥几个,给我弄了他,一条胳膊十万。”

叶良飞哈哈大笑,虽然心底因为早上被陈飞打的事已经形成了阴影,但是现在自己有备而来,这么一群职业打手在,还怕他一个陈飞不成?

尤其是叶良飞看到李晓曼像个温柔贤惠的小娇妻贴在陈飞的背后,一种酸溜溜,同时想杀人的怒气,从身体里爆发,他恶狠狠的喊了一句,周围七八个混混,全都拿着家伙,朝陈飞扑去。

陈飞一手牵住李晓曼温婉的玉手,右脚尖一点地,“嗖嗖嗖”,眨眼功夫就是连续踢出三下。

“啊,啊,啊。”

最前面的三个小混混小腿被陈飞踢中,顿时传来钻心的刺疼,感觉骨头都像断了一样,一下子栽倒在地上,哀嚎不断。

接着,陈飞腰部一用力,身子向后一仰,躲过了迎面而来的一记铁棍,身体顺势一扭,一百八十度转身回旋踢,狠狠的踢在另一个混混的面门之上,同时,拉住李晓曼的右手,在眨眼功夫便换成了左手。

打架的时候还不忘摸……不,保护身边的女人,这种男人天下罕有。

“去帮我拿一罐可口可乐,要冰的。”踢出腿的同时,陈飞的脸正好对着李晓曼娇艳的脸颊。

李晓曼甚至能够闻到男人呼吸中发出的淡淡烟草味道,原来,他抽的烟里还带着薄荷的香味儿……真是好闻。

李晓曼被陈飞苍鹰一般凌厉的眸子注视着,心中没有了紧张,反而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本能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去冰箱里给陈飞拿可乐。

这时候,陈飞迈步上前,每走一步就是一拳,“砰砰砰”,三拳过后,又是三个混子倒飞出去,倒在地上翻滚不已。

锋刃顶级兵王的铁拳,似山岳,如海啸,轻妙淡写的一击,就算是常年经历考验的身板子都扛不住,何况是这些不入流的小混混?

陈飞闲庭信步走到叶良飞的跟前。

此时的叶大少,已经没有了之前牛B哄哄的胆气,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小混混,他两腿都颤抖不已,再看陈飞,完全是分分钟能将自己玩爆的死神,阎罗。

陈飞伸手轻轻拍了拍叶良飞的脸,语重心长的说道:“说了让你滚,你怎么不听呢,记住晓曼是我的女人,以后你不准再动她,看她一眼都不行,记住了吗?”

陈飞每说一句话,叶良飞只感觉心肝儿都颤抖不已,不过,看对方突然变温柔的样子,估计是能放过自己吧。

叶良飞的唯一优点就是可以在牛人与狗人之间随意切换,他立刻满脸赔笑的拼命点头,谄媚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滚,以后再也不打晓曼的主意了,祝你们幸福,白头到老。”

叶良飞的语言功底很深,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懂礼貌,跟陈飞说了一堆好话,颤颤巍巍的就要走,而陈飞却突然抓住了他的脖领子,摇摇头说道:“我这人不喜欢打架,但是,我说的话一项都算数。”

话音落,陈飞突然握紧了拳头,“砰砰砰,嘭嘭嘭”,令人眼花缭乱的天马流星拳,狂风骤雨般朝着叶良飞脸上打去。

本来以为躲过一劫的叶大少,只感觉天昏地暗,全身上下散架子般已经失去知觉,如果此时有一面镜子,叶良飞会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肿成了珠穆朗玛峰。

打了大概四十多拳,陈飞点了点头,满意的松开手,说道:“说了让你粑粑都不认识你,就得说到做到,好了,一会回去如果他还认识你,再来找我好了。”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旁的眼镜男四人长大了嘴巴,码成一排,呆立的像四根柱子,从叶大少的叫嚣,到整场战役结束,不过短短的三十秒。

如果,用什么语言形容此时四人的心情,那只能说是,狂,酷。

狂、拽、酷、帅、吊、炸、天!

········

········

“你们几个,还有什么事吗?”陈飞伸了个懒腰,看看呆立在那跟四根柱子一样的四个人。

“没,没有,没有,呵呵呵……”四个人齐齐摇头,一脸讪笑。

开玩笑!他们哪还敢有事啊!刚才他们四个本来还想教训一下陈飞这个嚣张的厨师,结果看到陈飞三下五除二就收拾了那么多混混,还轻松无比,他们还敢有事?再有事恐怕下一秒就变猪头了!

“没事就好,今天的菜还满意不?”陈飞笑眯眯的问道。

“满意,满意!”四个人连忙点头。

这倒是大实话,刚才的菜,有几个人能做出来的?

“服务态度怎么样?”陈飞又问道。

胖子张了张嘴,心想你特么二五八万的,居然还敢问服务态度!可是眼镜男却扯了他一下,给他使了个眼色,讪笑着说道:“服务态度很好,没话说!”

“那行,以后常来,不过要趁早,我们这里限量就做五桌,来晚了可就赶不上了。”陈飞对于几个人的回答表示非常满意,“妹子,我可乐呢?”

刚才叫那小妞拿可乐呢,她怎么还没拿过来!

“啊?哦!可乐,在,在这呢!”殊不知李晓曼早就看傻了,直到陈飞叫她,她才如梦初醒,把手里的可乐递给陈飞,并且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陈飞瞥了一眼李晓曼,摸摸自己的脸,被她看的有点不自在,忍不住问道:“你看我干嘛?虽然我知道我长得玉树临风貌似潘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你也没必要这样一直盯着我看吧?难道是爱上我了?这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啊,除非你可以听话点,我还能考虑考虑,不然的话没门!”

李晓曼顿时气得咬牙切齿青筋暴起,牙缝里面恶狠狠的挤出两个字来:“去死!”

说完,李晓曼转身就走。什么人啊这是!她以前读书的时候好歹也是校花级别的人,出社会之后同样多少人排着队想要追她,可是这小子竟然这样说她!本小姐爱上你那是你的福气,真是不知抬举!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李晓曼顿时脸就红了。不对!本小姐才不会喜欢那个无耻的混蛋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