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np高辣强x轮x ;蛇王尾巴下滑进女主

陈飞嘿嘿一笑,拍拍胸脯,无所谓的说道。

韩武艺抿了抿嘴唇,看了陈飞一眼,提醒道:“叶良飞的背景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很多,你一个人,恐怕应付不了。”

韩武艺承认陈飞的身手不错,可是,你能同时对付四个人,五个人,要是十几个人一起冲上来,又该怎么办呢?

“淡定,没事的,就算我不娶李晓曼,也会保护好她的,放心吧。”陈飞摆了摆手,说道。

“那好,晓曼你要小心,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去上班了。”

韩武艺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毕竟不可能一直保护李晓曼,警局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处理,打了声招呼,韩武艺便匆匆离开。

这时,房间里孤男寡女,就剩下李晓曼和陈飞两人,尤其对方还是个色狼坯子,李晓曼心里有些不自然。

“今天的事儿,谢谢你啊,不过,我惹了叶良飞,我们之前又不认识,我不想连累你,你还是走吧。”

李晓曼说的都是心里话,自己一向独立,不想成为谁的拖油瓶。

听到这话,陈飞一改之前玩世不恭的表情,脸上一沉,好像想到了什么伤心事,淡淡的道:“老李是我最好的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人就是我的人,我答应过他,不会走的。”

李晓曼感觉对方的话完全是发自内心,这个奇怪的男人总是有色眯眯的一面,和令人看不透的一面,可是,在他身边却有一种形容不出的安全感,很舒服。

但是,“他的人就是我的人”这句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哎呀,忙活了一上午,都饿死了,你这里没有什么吃的吗?”陈飞揉了揉肚子,突然有种饥肠辘辘的感觉。

李晓曼看对方五大三粗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估计连厨房的门都进不去,而自己虽然会做菜,不过都是些简单的,家里又没有食材。

“去我的饭店里吃吧,离这不远。”李晓曼觉得不管怎么说,都应该犒劳一下对方,毕竟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陈飞当然没有拒绝,跟着李晓曼走出公寓,大概步行了十几分钟,就到了她开的那家参观,名字叫做——拾年。

寻找逝去的年华吗?

很有格调的名字,看不出,这妮子还挺有品味的。

饭店位于一排商业街,繁华程度一般。

不过,小店装修的却很精致,木质的陈设,一百二十多平,只有一个包房和八张桌子。

墙壁上贴着一些发黄的老照片,仔细打量,的确有种怀旧的感觉。

可是,这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饭店里却空空如也,一个客人也没有。

“妹子,你这里是私人会所吧?”

陈飞在饭店中走了一圈,眉头一挑问道。

“不是啊,你怎么看出来是私人会所的?”

李晓曼娇笑了一声,无暇的脸上露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看起来好美。

这间饭店是自己亲自设计的,装修格局和品味得到了身边不少朋友的夸赞,估计陈飞也是从装修风格,以为这里是高端的私人会所吧!

原本,李晓曼心里还有点小小的得意,可是听到陈飞接下来的话,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浇的非常彻底。

“中午吃饭时间,除了咱俩之外都没别人,这不是私人会所,是什么?”陈飞特意强调了私人两个字,在他看来,这饭店跟自己家的厨房也没太多区别。

低级,恶趣味,一点都不好笑。

李晓曼洋溢着青春的脸,顿时寒了下来。

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跟这个色胚,实在是没什么好聊的。

“你在会所里好好享受吧,我去厨房给厨师搭下手,你在这里等着吃就行了。”李晓曼白了陈飞一眼,转身走进了厨房。

这饭店里估计只顾了一个厨师,平日里,李晓曼兼具了配菜,服务员和老板的三重身份,为了缩减成本,也是没少受累。

陈飞看着李晓曼曼妙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不由得撇了撇嘴。

不管怎么看,这妮子都是个顶级的大美女,如果肯牺牲一些,绝对会有不菲的收入,根本用不着受这些苦。

看来,老李说的没错,这妮子是个好姑娘。

“估计,又得麻烦一些,出手帮帮她喽。”陈飞翘起二郎腿,点着了一根烟,乌黑眸子里的锐利光芒,一闪即逝。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冒着热气的美味,被一盘盘端了上来。

别看这小饭店生意不怎么样,身为老板的李晓曼出手倒是很大方,为陈飞准备了四菜一汤。

锅包肉,鱼香茄子,干锅鸡,虾仁荷兰豆,还有一个西红柿牛腩汤。

只是,这菜肴虽然丰盛,不过吃起来,味道却属实一般。

“这个锅包肉咬起来一点都不脆,真是差劲。”

“鱼香茄子,也没有鱼香味啊?真不知道怎么做的。”

“最可气的是这个荷兰豆,居然是生的,唉,怪不得你们饭店没有客人。”

“嗝……嗝。”

陈飞在李晓曼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旋风筷子走起,用了大概十分钟,将四菜一汤全部干掉,期间盛了三碗大米饭。

李晓曼一头黑线,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吃,你就别吃啊,你像逃难过来的,一桌子菜吃个精光,还在这里说三道四,你以为自己是食神吗!

唉,我那个素未谋面的哥哥,到底找来的是什么人啊?

李晓曼有种想哭的感觉,她小店的生意本来就不好,如果,陈飞每天待在这里吃这么多,早晚把自己给吃穷了。

李晓曼不是小气的人,关键她一个女孩子,要支撑起这些,真的感到心力交瘁。

就在这时,后厨的唯一一个厨师,将厨师服脱下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走到李晓曼跟前,说道:“俺说老板儿,不好意思哈儿,这饭店儿俺呆不下去了,虽然活不重,但是上午那会儿,有几个人跑进来,说要把咱们这个店给砸了。”

“俺要是不走,也连带儿俺一块收拾,俺胆儿小,经不起这个吓,不好意思,88。”

厨师说完,一脸愧疚的一溜小跑跑了出去,剩下的工资都不要了。

“要不我把这家店外兑出去吧,还能剩下一点钱,要是等叶良飞带着人来,估计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李晓曼脸上的表情很失落,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难道一个女人在社会上打拼,就这么难吗?

真的要付出一些宝贵的东西,才可以?

原本,于莎莎介绍叶良飞给自己认识,是因为叶良飞说能帮饭店找到好厨师,自己这才勉强跟叶良飞吃了几次饭。

可是,现在大厨没找到,小厨子也走了,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可能是叶良飞的威胁,恐吓,李晓曼的心真的很憔悴,真的很累。

“唉,我就不懂你们这些妇道人家为什么要唉声叹气,你这店里一没有特色,二饭菜做的不好吃,怎么会有客人呢,我得帮你重新打造一下。”

陈飞也不看李晓曼忧伤的小表情,说完这话,就跑到吧台前拿出纸和笔,将门口的一幅广告撕下来,换上自己亲手绘制的新广告。

还别说,陈飞的美术功底还是有一些的,红黑色的粗水笔在纸上,居然被他画出各种精致的图案,看起来还有种淡泊明志的高雅调调。

李晓曼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跑出去一看新帖的广告,只见上面写着:每天限量五桌,超过不候,禁止点菜,吃什么全看厨师心情,私人会所,欢迎各界土豪前来光顾。

看完这些,李晓曼突然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气呼呼的跑进来,对陈飞说道:“你这个广告打出去,还怎么让客人来吃饭啊,这不明摆着砸自己招牌吗,再说,现在厨师也没有,总不能让我上去糊弄人吧?”

········

········

李晓曼急得团团转,陈飞却一点也不在意,也不搭话,自顾自的打开电视机,翘起二郎腿看起了球赛。

今天直播足球德比大战,陈飞显然很喜欢这项激烈又充满了对抗的运动。

“射,射,射。”

“快射啊,来了,来了。”

“啊,又TM射偏了,技术到底行不行啊。”

李晓曼一脸黑线,尤其,听着陈飞不断喊出“射”这个字,又联想到早晨的不开心,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

红颜多薄命,就是这种吗?

无聊的氛围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饭店门口停下来一辆车。

估计,是看到了陈飞刚刚贴上去的广告,觉得很特别,从车上下来四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进店里,问道:“这里啥时候改成私人会所了,老板菜单拿来,我们尝一尝。”

李晓曼玉臂拄在桌子上,都快睡着了,听到有人进来,丹凤一般明亮的美眸顿时张开。

没想到那种广告也能吸引人进来吃饭,真是奇了怪了。

李晓曼刚想上去招呼客人,却听到陈飞头也不回的淡淡说道:“菜单没有,吃什么东西得看厨师的心情。”

听到这话,李晓曼的身子立刻一滞,握紧粉拳,有种要揍人的冲动。

你个极品流氓,你是我哥派来故意整我的吧,你到底要闹哪样?

“呦呵,店不大,厨子倒是挺牛,哥几个还头一次听说,吃东西得看厨子心情的。”

“这B让你装的,真是火辣辣啊。”

这四个年轻人,都是中海本地人,大学时候是同学,毕业以后两两结伴在本地创业,干得也算有声有色。

腰包鼓起来,心态也变得不一样,他们什么大场合没去过,这家饭店的规矩还头一次听说。

“几位先生,不好意思啊,要不你们先坐,想吃什么我尽量让厨师给你们做出来。”

李晓曼心里还是想把这家饭店经营好的,这毕竟倾注了自己的心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