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不要学生肉越多越好; 啊好涨别定要坏了

“色狼,少得意。”

韩武艺是不服输的性格,心知不是陈飞的对手,却也要博上一搏。

她也不顾被陈飞锁住了脖颈,猛地一转身,身体向后一倾,飞快的击出一拳,要打在陈飞的小腹上。

陈飞没想到这个美女警花脾气这么火爆,拼着受伤也要让自己挂彩?

陈飞这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从来不对女人下手。

他一下子松开扣住韩武艺脖子的手,身体向后躲闪。

这时,韩武艺击出的一拳,刚好落到陈飞的身上,陈飞向后一跳,那一记粉拳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两腿之间的要害部位。

“啊,猴子偷桃,好爽……”

陈飞与韩武艺拉开了距离,瞬间夹住两条腿,刚刚那一击可不是闹着玩的,要不是自己的那里过硬,恐怕早就着了道。

“不、不好意思,我、我没想到会打在那里……”

韩武艺看了看自己的粉拳,心中的怒气转而消散一空,看着陈飞有些尴尬的说道。

真是该死,自己明明要打他的小腹,怎么阴差阳错打在了那里,真不知道这一记猴子偷桃,是自己占了上风,还是吃了亏。

“没想到啊,美女警花,你还有这么一手绝活,真是要了兄弟我的老命,不赶快疗伤的话,恐怕我……”

陈飞一脸蛋疼相,既无助又痛苦的说道。

什么?

疗……疗伤。

那里怎么疗伤啊。

韩武艺原本满是冰霜的脸,表情瞬间精彩起来。

自己抓获的犯人无数,但还从来没听过这个要求,可,刚刚的确是自己失手。

韩武艺还想着怎么解决,一旁的李晓曼却突然冷哼一声,双手环抱胸前,说道:“武艺,别听那个流氓瞎说,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想占便宜,直接把他抓到警局里就好了。”

我日你个三舅老爷的。

老李啊老李,你妹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生活情趣,我和女警花进行一些身体上的交流,管她毛线事儿?

陈飞气的牙痒痒,这时,女警花心中释然,白了陈飞一眼,沉声道:“晓曼,他说的应该是真的,他就是你哥哥部队的战友,你的……你的未婚夫。”

韩武艺何等心智,通过刚刚的交手,已经明白陈飞的实力绝对不是一般的军人可比,估计是来自特种部队。

而对方如果想要对李晓曼做些不耻的事情,早就已经得手了,再加上他手中的大门钥匙,对方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

韩武艺的话落在李晓曼的耳朵里,却不是个味道,尤其是最后未婚夫那三个字。

“武艺,你别乱说,我怎么可能跟……”李晓曼出口解释,可话还没说完,只见陈飞眉头一皱,“砰”的一下,手用力的拍在墙上。

满脸不乐意的说道:“打住啊,老李让我来只是说照顾一下,可没其他项目,让我把她娶走?这事打死我也不干,丫头,我劝你早点打消心里的邪恶想法,我是不会同意的。”

陈飞满脸决然,坚定的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我也是有原则的人好不好,卖艺不卖身,你弄个结婚证书要把我栓死?不可能。

听到这话,不仅是李晓曼,淡定如韩武艺都傻了眼。

话说,李晓曼也是绝对的女神级美女,多少人在背后追求都追不到手,这家伙听到未婚妻,居然直接拒绝,现在的色狼都开始转变套路了吗?

“变态,混蛋,无耻。”李晓曼怒不可遏,气的直跺脚。

“你看你看看,我说不娶她,她就耍小脾气,这以后还怎么愉快的相处?”陈飞连连摇头,直感叹世风日下,女人都来搞逼婚了吗?

“你硬要黏住我也行,以后乖乖听话,我可以考虑一下。”陈飞手指揉搓着下巴,很为难的说道。

李晓曼看着眼前贱人的无耻样,心里已经从暴怒转为了无语。

事实上,在一年前,李晓曼还不知道自己有一个亲哥哥,后来,在父母的解释下,李晓曼虽然理解,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更加不会想到,未曾谋面的哥哥居然把自己的终身大事都给定了?

这是什么情况?

“咳咳,你们两个不要吵了。”韩武艺清官难断家务事,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叶良飞为什么会有大门的钥匙,房间里那么凌乱是怎么回事?

“晓曼,你昨天晚上不是跟莎莎在房间里喝酒,怎么会搞成那个样子?”韩武艺问道。

发生了这么多事,李晓曼自己也泛起了嘀咕,随后便把昨晚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原来,这套房子住着三个女人,另外一个叫于莎莎,跟她们也是好朋友,昨天晚上,于莎莎主动来李晓曼的房间找她喝酒。

两人聊得很开心,不过,于莎莎好像故意想把李晓曼喝多,喝到最后,李晓曼觉得头有点疼,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一醒来,就发现凌乱的房间。

“女闺蜜求财,出卖同居好姐妹,那钥匙肯定是于莎莎给叶良飞的,这么狗血的桥段,只有你才想不明白。”

陈飞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的凳子上,一边抽烟,一边淡淡的说道。

“嗯,很可能是这样,毕竟,叶良飞就是莎莎介绍给你认识的。”韩武艺点了点头,同意了陈飞的说法。

叶良飞原本就是于莎莎的朋友,十足的富二代,认识李晓曼之后,就各种献殷勤主动追求,但都被对方拒绝。

想到这里,李晓曼心里一阵后怕,如果不是陈飞提前出现,或许自己,已经被叶良飞那个禽兽给玷污了……

李晓曼的目光再次落向坐在一旁吊儿郎当抽着烟的陈飞身上,虽然,这家伙有点色,不过人品好像还可以,最起码,他的出现救了自己。

“晓曼,你给莎莎打个电话,把她叫回来,确认一下这事情,毕竟这都是我们的猜测。”韩武艺说道。

李晓曼点了点头,刚要打电话,却看见陈飞眉头一皱,朝自己摆了摆手。

“不用打了,嫌疑人应该是回来了。”

陈飞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穿着超短裙,打扮的十分大胆的女郎,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咦?晓、晓曼,武艺,你们都在啊,我、我的钱包落在家里了,特意回来取的。”于莎莎走进来看到两人,表情立刻有些不自然。

李晓曼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

她和于莎莎认识好多年了,一直是最为要好的闺蜜。

如果,这件事情是对方出卖自己,李晓曼真不知道今后如何面对两人的友情。

陈飞看到李晓曼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对于莎莎说道:“你早上给叶良飞的钥匙,带回来了吗?”

于莎莎看见陈飞的样子十分陌生,尤其是对方问话的时候,好像平淡之中,带着一种审视的语气,犀利的眼神直达人的内心。

于莎莎本来就有点做贼心虚,被这么一问,顺口说道:“还没……”

说完这话,于莎莎的表情骤然一变,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又赶忙解释道:“你说什么钥匙,我、我怎么会给叶良飞,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

于莎莎还想转移话题,却见陈飞冷笑一声,喝道:“你没给叶良飞,那你的钥匙在哪里?要不要,我现在就给叶良飞打电话问问?”

说着,陈飞已经拿起了手机。

于莎莎不知道陈飞是什么人,只觉得对方好像已经知道了一切,转头对李晓曼说道:“晓曼,叶大少对你是真心,他真的想让你做他女朋友,我只是在中间牵个线而已,都是为了你好,你可千万别多想啊。”

于莎莎自然不会把收了叶良飞两万块钱好处费的事情说出来。

听到对方的话,李晓曼身子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好像心底里某样美好的东西被猛烈的敲击,支离破碎。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想到自己的闺蜜,会背叛自己。

而那种背叛,是以自己的肉体为代价的。

“于莎莎,你走吧,我以后不想在见到你,就当我没你这个朋友。”

李晓曼说话的声音很平淡,但是嘴角却在抽搐着,看起来十分叫人心疼。

韩武艺走过去,两姐妹相拥在一起,对李晓曼安慰道:“都过去了,有些人注定不应该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

于莎莎见事情彻底败露,也不用等对方撕破脸皮,冷笑一声说道:“哼,李晓曼,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叶大少看上你是给你面子,少在我面前装纯情,你就是个贱货,敬酒不吃吃罚酒,脱-光了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粉的,我倒要看看你以后怎么跟叶大少斗。”

于莎莎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一个香蕉迎面飞来,直接打在了于莎莎的脸上。

陈飞双手插在兜里,嘴上叼着烟,走到于莎莎面前,冷酷的说道:“从今以后,李晓曼是我的女人,我不管叶大少睡过你多少次,但,他要是还敢打晓曼的主意,我保证他会变成一个手无撸鸡之力的废人。”

“他要是想来试试,我陈飞随时恭候,现在,带着你的东西滚出去,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香蕉拿好,我想,你这种女人应该会用得着,立刻,马上在我面前消失。”

陈飞看也不看于莎莎一眼,冷冷的说道。

他虽然没有对于莎莎动手,但是,锋刃顶级兵王自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饶是有实力的高手都会招架不住,更别说于莎莎这种普通女人。

········

········

“蹬蹬蹬。”

于莎莎看着陆飞的可怕模样,连续退后三步,手扶在墙上才站稳。

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不服软的说道:“好,你找到男人了是吧,等着,叶大少不会放过你们的。”

“立刻,滚。”韩武艺低喝一声,气势同样凌厉霸道。

于莎莎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自己房间,胡乱的收拾了一番东西,便夹着尾巴走了。

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想的,临走时还真把香蕉带上了,也许,那东西对她真的有用吧?

本来,李晓曼知道了于莎莎出卖自己这事还是很伤心的,可,她没想到陈飞会突然站出来,说出那么一番慷概激昂,叫人暖心的话。

原来,这个色狼也有正直的一面。

李晓曼平复了一下情绪,有些尴尬的对陈飞说道:“刚刚,谢谢你啊,不过,你不要借这种机会占我便宜,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陈飞点了点头,说道:“对,你知道就好,一定要明确我还没同意跟你结婚,我来找你,只是答应了你哥哥要照顾你,正好现在空出了一间房,我就勉强住在这里吧。”

李晓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都是什么人啊,前一刻明明还是大义凛然的形象,现在居然无耻到让人发指的程度。

李晓曼感觉自己的人生观都要就此颠覆了。

“喂喂喂,谁、谁同意让你住在这里了?真是不要脸。”

“根据科学调查表明,人在说谎话的时候,会有磕巴,表情不自然,肢体语言不协调等一系列的症状,看你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你说的话有多么口是心非,好了,不用怕,我说在这里住照顾你,就一定说到做到。”

陈飞一面说着,一面走到最里面的房间打量起来,小是小了点,不过很干净,可以将就着住。

尤其是,同居的还是两个美女,晚上闲下来的时候,可以斗斗地主,玩玩游戏,生活还是满丰富多彩的嘛。

对于陈飞的这个要求,韩武艺不置可否。

因为,陈飞毕竟是李晓曼哥哥指定的未婚夫,这属于人家的家事,自己不好多说什么。

“晓曼,叶良飞的背景不俗,在中海黑白两道的人都认识,我怕她暗中对你下手,要不然,我们重新租房子住?”

韩武艺很担心这个事情,自己在的时候还可以帮助对方,可一旦上班,李晓曼的处境就十分危险。

万一,叶良飞对她做了什么不耻的事情,以李晓曼的性格,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可是,叶良飞知道我饭店的地址,就算换房子住,饭店也搬不了,毕竟我这些年的积蓄,全投在了饭店里。”

李晓曼也知道叶良飞不好惹,玉手不自然的揉捏着,感觉心里乱极了。

“叶良飞是吧?就算他老子叶良辰来了也不用怕,以后,飞哥罩你,只要你乖乖听话就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