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男主商界大佬宠文;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

“叶良飞,怎么是你?”李晓曼看到男人的脸,柳眉瞬间一挑,满脸的不可思议。

她是如何也没想到进来的人会是叶良飞,等等,他为什么也有大门的钥匙?

叶良飞手里拿着红枣豆浆和KFC的油条,还想亲昵的叫上两声,可是,一抬头居然看到了一个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叶良飞菊花骤然一紧,楞了一下,随后用既紧张又生气的语气,喝道:“你、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

陈飞用手指捻灭了手中的烟头,塞进了粉色罩子里,越看眼前的叶良飞越感觉事情不对路。

站起身又看了眼李晓曼的表情,顿时明白了什么,嘴角一挑,说道:“我在干什么?看看这房间里的布局,你应该会猜出来。”

陈飞两手一摊,展现在叶良飞面前的是满地的内裤,内衣,一片大战过后的狼藉场面。

最夸张的是那个粉色的诱人罩子里,居然还TM的有一个刚熄灭的烟头。

干,怎么会这样?

叶良飞顿时傻了眼。

原本,叶良飞花钱买通了李晓曼的一个闺蜜,让对方昨天夜里把李晓曼灌醉,将房间弄成大战过后的场面,等到李晓曼一睡醒,自己就及时出现,让李晓曼以为昨天夜里两人已经发生过那种事情。

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美女搞到手。

之所以费心机进行这样的布局,而不是直接生米煮成熟饭,叶良飞也有着自己的思量。

他可是知道和李晓曼同居的警花闺蜜,家族在中海很有势力,真的趁着李晓曼喝醉了,直接把她那啥了,若能够按照剧情发展,李晓曼接受‘酒后乱性’的戏码还好,万一到时她来个宁为玉碎,自己绝对是引火上身,以她那警花闺蜜的家族势力,稍微动动年头,就有一百个方法整治死自己。

这样布局就有了缓冲的余地,见情形走向恶劣可以直接对李晓曼声称自己是开玩笑的,告诉对方她并未失身,便可以轻易脱身。

算是张弛有道,进退从容啊,叶良飞都不禁被自己的机智而洋洋得意。

本来叶良飞想要早点进来的,可是又怕引起警花的怀疑,才一直等警花上班走后,拿着钥匙悄悄溜进来,本想着能趁这个机会干点什么,但是万万没想到,屋子里居然出现了别的男人。

而且……而且,看起来这男人刚刚跟李晓曼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恶战。

叶良飞觉得自己的精心计划,好像都是在为别人擦屁股,心中顿时万马奔腾。

这时,陈飞看到对方不自然的表情,上前一步问道:“我倒要问问你是谁?你怎么有大门的钥匙?”

“我、我是……”叶良飞想要出口还击,却发现根本没法解释。

总不能说,自己是来搞李晓曼的吧?

他支吾了半天,越看眼前的男人越觉得不爽。

看对方的穿着,肯定是个没钱没势的穷B,草泥马的,居然碰本少爷看中的女人,老子弄死你。

“我是你爹,妈的,这是晓曼的房间,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叶良飞脸上一怒,伸手就要抓陈飞的脖领子。

李晓曼这时头都大了。

一觉醒来,两个男人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且都有大门的钥匙,这个房子什么时候成为旅馆了,陌生男人是恶劣色魔,眼前的叶良飞也不是什么好人。

李晓曼眉头一皱,指着两个男人娇喝道:“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去。”

叶良飞见李晓曼下了逐客令,心中又气又急,老子精心计划的好事,不能就让这个穷B给毁了,把这个傻B赶走,也许自己还有机会。

“晓曼,你别生气,我把这个穷B打跑,再陪你。”

叶良飞朝李晓曼解释了一句,便怒气腾腾的走到陈飞面前,一拳挥出,朝陈飞的面门轰去,“草泥马的穷B,老子要你走你不走,我弄死你。”

叶良飞属于十足的富二代,公子哥,在中海市的人脉极广,收拾一个没钱没势的小吊丝,分分钟的事情。

可是,就在他的拳头距离陈飞的面门不足一寸,对方突然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牢牢的抓住自己的手,嘴角一挑,带着一个玩味的弧度,微笑道:“这是和谐社会,一大早就打打杀杀的,这样真不好。”

陈飞抓住对方的拳头,摇头叹息了一句。

叶良飞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千斤铁拳死死的夹住,猛劲的挣脱却不能撼动分毫。

他绝对没想到,对方看起来瘦削的身体,却有这么大的力量,他绝对不是一般人。

叶良飞心里的火气瞬间熄灭了一半,勉强挤出一丝笑,佯装附和的说道:“对,和谐社会,咱们别打架,出去谈,出去谈。”

妈的,臭SB,单挑打不过你,等一会出去,老子找人弄死你。

陈飞点了点头,将手松开。

叶良飞紧张的心情立刻放松下来,这小子虽然有点本事,却是一个怂逼,不敢对自己怎样。

叶良飞腰板一挺,刚想再说点什么,却感觉,自己眼前一黑,一个锋利的拳影带着呼呼的破空之声,直奔自己的鼻梁打来。

“你说不打就不打,兄弟我面子往哪里放?”

一拳下去,叶良飞只感觉天昏地暗,眼前无数的小星星在眨眼。

还不等叶良飞欣赏完满天的星光。

“砰”的一声。

又是一拳,叶良飞左脸开花,鼻血顺着鼻孔流成了两条血龙。

“兄弟我最讨厌说脏话的男人,日你三大爷的。”

陈飞每说一句话,就轰出一拳,让原本牛B轰轰的叶良飞,身体原地打转,瞬间就找不到了北。

坐在床-上的李晓曼,刚刚给合租的女警打完电话让对方赶来救场,却没想到这两人干架的节奏这么快,一个电话的功夫就已经开始练上了?

只不过,她以为挨打的人会是眼前的极品色魔,毕竟,叶良飞的身份她知道一些,是十足的富二代。

可是,看着叶良飞被极品色魔像陀螺一样打的原地翻滚,李晓曼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这只色狼,原来还有这么暴力的一面……

“不是说和谐社会,不打架嘛,你这是弄哪样啊?”

叶良飞捂着脸欲哭无泪,对方随意的一拳,打在自己脸上,就好像是铁锤轰炸,每一下都让自己有死的感觉。

原本自己精心策划,是要来睡美人的,没想到毛都没碰到,却被这男人打成了猪头,最关键的是,大哥你贵姓啊,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TM不知道。

“哦,对哈,我不应该动手的,抱歉,既然这样,你可以滚了。”

陈飞挠了挠头,态度十分诚恳的道了个歉,随后一脚踢在叶良飞的屁股上,将对方踹出了门外。

叶良飞平时是很牛B,但却不2B,挨了眼前男人这一顿揍,小心肝儿都快吓裂了,哪里还敢在这里待下去。

他在走廊里爬起来,屁股尿流的就往电梯跑,一边跑还一边骂道:“草泥马的臭垃圾,老子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我叶良飞会动用在中海的势力,弄死你。”

陈飞看着对方落水狗一样的狼狈身影,还不忘放几句狠话,顿时佩服的点了点头,呢喃道:“果然是装B界的一把好手。”

这时,陈飞刚要关门进屋,却看见电梯的门打开,走出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花。

这女警花看起来跟李晓曼差不多大,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英气,高挑的身材,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警服,走路间,纤细的腰板挺得柳直。

而胸前那对特别明显的隆起,即便在警服的遮盖下也掩饰不住其雄伟的尺度。最主要的是,对方绝美如冰雪般的脸上,那对闪动着精光的美眸,看起来十分的犀利,似乎,随时能看透人的内心。

“啧啧,中海市的美女还真是多啊,连警花也这么美,不仅气场霸道,就连这身材……啧啧,也真是霸道的可以。”

陈飞暗叹一声,目光随意在警花身上一扫就想关门,却没成想,在关门的一瞬间,警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抵住了大门。

一对犀利闪动着流光的大眼睛,审视着陈飞,用质问的语气问道:“你是谁?”

以韩武艺在警队这些年的经验来看,对方能露出这么猥琐下流的眼神,不是流氓,就是吊丝,总之,都是一些强-奸案,猥亵案的潜在凶手,跟好人搭不上边。

这时候,房间里的李晓曼也整理好衣服,听到女警花的声音,一溜小跑跑出来,指着陈飞娇喝道:“武艺,这个男人是极品色魔,快点抓住他,就是他早上闯进我的房间,企图作案。”

听到李晓曼的话,韩武艺美眸一凝,乌黑的瞳孔里精光乍现,转头怒视陈飞,拉开架势就要动手。

陈飞一愣,赶忙解释道:“误会,误会,我是他哥哥的战友,是他哥哥叫我来照顾她的。”

妈的,我这小暴脾气,老李啊老李,你确定你妹妹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女人,不是一个生活极度混乱,有点脑残的惹祸精?

韩武艺不由分说,擒拿的招式摆出,玉手扣住陈飞的肩膀,胳膊一别,就要将陈飞锁住,“要解释,跟我到警局里去解释。”

陈飞心里暗叫一声麻烦,却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警花身手确实不错,至少比一些男警察都要好。

尤其是对方剧烈运动的时候,胸前的那对巨大-波澜产生一阵阵悸动人心的晃动,本来就撑得十分紧致的衣衫,好像要随时冲开束缚,跳将出来一样。

跳出来?

跳出来?

不会吧,嘿嘿,里面穿的会是什么呢?

陈飞脸上表情肃穆,心里却在暗自盘算,警服下面究竟穿着什么,还真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

既然,你喜欢剧烈点的运动,那兄弟我就陪你玩玩。

········

········

陈飞被韩武艺扣住锁骨,也不见他如何挣脱,任凭韩武艺反手一个擒拿,将陈飞的手臂别到胸前。

这时,陈飞嘿嘿一笑,原本被握住的手心,徒然一用力,像只罪恶的八爪鱼,灵活的抓动了两下。

一种坚韧,挺拔,柔软十足的感觉瞬间传入掌心。

我靠,奶侠啊,最起码得有D罩杯。

陈飞经过多年的实践,立刻分析计算出了韩警花的惊人尺寸,心中暗道真是警界一“霸”。

韩武艺原本以为已经将陈飞制住,却没想到,对方的手不但能够灵活的运动,竟然,竟然还抓到了自己的那里……

真是该死。

韩武艺的脸颊瞬间涨红起来,这时陈飞一弯腰,身子以一个诡异的角度一转,瞬间就挣脱开束缚,将手抽了出来。

“想跑?没门。”

韩武艺娇喝一声,再次转身。

一记粉拳直奔陈飞面门,同时踢出一脚,直攻陈飞的下路。

这一招刁钻而凌厉,是韩武艺的杀手锏,她之前绝对没有想到,会被对方这么快就逼出来,这男人的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上下齐攻啊,啧啧,美女警察,你可真够辣手的。”

陈飞撇了撇嘴,脸上装作紧张,实则心里却是抱着玩票的兴致,跟韩武艺缠绵互动一下。

看着对方前-凸-后-翘,极尽惹火的动作,可比任何爱情动作电影,都要来得刺激。

陈飞灵活的向后一闪身,躲过了韩武艺的脚,接着凌厉的伸出手,快速缠在韩武艺的手臂上,盘旋向前,又顺势一拉,就将韩武艺一下子搂在了怀里。

“再打下去,恐怕会伤到和气,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陈飞紧挨着韩武艺冰冷如霜的脸颊,笑呵呵的说道。

轻轻一吸,只感觉女人不施粉黛的身体上,有一股淡淡的奶香,顺着脖领的衣衫下,幽幽的飘了出来,真是沁人心脾啊。

韩武艺心里骤然一惊,两招下去,不但没伤到这个男人,而且,还被他占了两次便宜,真是可恶,他的身手比警队的散打教官,还要厉害好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