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装睡让儿子曰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相公为何变得如此粗暴!

可这种粗暴,却又带给她刺激又舒爽的感觉,一瞬间,柳如烟纠结的几乎要疯掉了。

她急切的希望张举人可以快些停下动作,因为王大柱如刀子一般的目光,一刀刀扎在他的身上,让柳如烟浑身不自在。

可同时,她又羞臊的希望,张举人可以更加用力的摧残她,折磨她。

她这是……

怎么了?

难道她又得了新的病症吗!

柳如烟面色憋的通红,舒爽感如浪潮一般,将她推到了最高点!

她几乎快要憋不住,又要出声了!

但一看到山神就在一旁,柳如烟不得不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几乎咬出了血,连带着嘴唇都变得有些苍白了。

此时,张举人再次加快了速度,没过多久,一声低吼,柳如烟知道自己的相公完事了。

张举人彻底的释放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夫妻之事竟然如此舒爽!

他浑身无力,虚弱的瘫软在床上,渐渐疲软,柳如烟终于得到了解放,也软绵绵的倒在床上,累的动都不想再动一下了。

虽说刚才经历的事情,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让柳如烟觉得万分羞耻,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可不知为什么,她竟然有一种,期待的感觉!

期待下一次和张举人行事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张举人,你今天感觉如何啊?”

“山神大人,这感觉……太美妙了!”

“没错,这就是双修之法的奥妙所在。你若诚心信我,我还有更多的修炼之法可以教你。”

一听还有更多的修炼之法,张举人顿时迫不及待的问道:“还请山神不吝赐教!”

王大柱眼珠一转,附身张举人的耳边,悄然说道:

“下次行事之前,准备一些蜡烛,我便可教授你更高深的修炼之法,比刚刚的还要刺激,功效也更强。”

张举人本以为这种修炼之法就已经精妙绝伦,如今听到王大柱说竟然还有功效更强的妙法,又是兴奋又是激动。

实在按捺不住心中冲动的张举人,这会儿也顾不上休息了,直接翻身爬起道:“山神大人您稍等,我这就去准备!”

话音刚落,他便迫不及待的去准备蜡烛去了……

王大柱急忙叫住了张举人,语气严肃的说:“这件事万万不可操之过急,必须循序渐进,将我之前教给你的记熟,慢慢巩固学习才行,你明白吗?”

张举人应了一声后,失望的看了一眼床上,发现柳如烟正死死咬着嘴唇,满脸哀求的看着自己,显然她的身子已经不堪征伐了。

山神的劝阻和柳如烟哀求的眼神,让张举人不得不打消了心中的念头,无奈道:“好吧,山神大人。”

有张举人在家,王大柱寻思柳如烟这道大餐,恐怕短时间内是没法吃到口中了,于是很快就找了个理由告辞。

苦苦忍耐了几日后,这天王大柱路过后院,本能的朝着院子里头瞥了一眼,结果欣喜的瞧见了杨婉清的身影!

此时的杨婉清,正和柳如烟在院子里面嬉闹着,柳如烟手劲儿似乎稍微大了一些,将杨婉清的薄衫扯开了大片,露出浑圆白皙的香肩。

杨婉清不甘示弱,竟是胆大的直接缰绳伸进柳如烟衣襟内。

两个天仙一般的美人儿,如同蝴蝶一般相互追逐嬉戏着,浑然不觉她们早已风光外露。

如此刺激度的场景让王大柱脑海中,竟是泛出一个不可抑制的疯狂念头。

“啊,糟了!”

就在王大柱琢磨着要怎么实施自己计划之际,一道惊呼声忽然传入耳中。

 

他急忙看了一眼院内,发现杨婉清面色忽然一白,捂着肚子痛苦的坐了下来。

柳如烟急忙上前查探,惊慌不已的问道:“清儿姐姐,你……你这是怎么了?”

杨婉清单手撑地,无力地说道:“肚……肚子好痛,怕是……怕是月事快……快来了……”

王大柱一听到这话,心中狂喜不已,刚刚还在发愁找个什么样的理由,现在理由直接就送上门来了啊!

想到这里,王大柱迫不及待的敲响了院子门。

柳如烟才刚一打开门,就瞧见站在门口的王大柱,脑海中瞬间就想起前几日那荒唐却又刺激的一幕幕,一张俏脸瞬间就涨成了血红色。

“山神,您……您怎么来了……”

柳如烟今天的衣服十分轻薄,胸前的领子也因为刚才和杨婉清在嬉闹,被扯开了大半。

她这一低身行礼,美妙的风景线,就那么直接出现在王大柱视线中,看得他直咽口水。

似乎是察觉到了王大柱贪婪的神色,满脸羞红的柳如烟急忙伸出玉手,遮挡在了胸前的同时,还往上拉了拉衣领,想要遮住自己外泄的风光。

王大柱收回了目光,阔步走进院子后,故意装作面色凝重的神态,道:“你们不用多说,本神已经察觉到妖邪在作祟了,你们两个速速进屋来,本神帮你们想想办法。”

王大柱凝重的语气,和紧皱着的眉头,让杨婉清和柳如烟芳心一颤,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惊慌和害怕!

跟着王大柱进了屋子后,王大柱反手将门闩一拉,偷偷在二人的身上扫了一眼后,指了指床榻道:“你们先去床上坐好。”

杨婉清正是害怕之际,听到王大柱的吩咐后,根本就不敢耽搁,急匆匆的往前走。

因为走得太快,杨婉清脚不小心踩到了腰带,结果身上的薄衫瞬间滑落,露出雪白的香肩!

“啊!”

杨婉清又羞又臊,面红耳赤的将薄衫拾起,重新穿在身上。

看到这一幕,王大柱强压下心中的急色,故作正经道:“孙夫人,在本神面前,你又何必在意自己的皮囊?你穿与不穿衣服,在本神眼中都是一样,所以无须害羞!”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