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as  离婚  进化  大学  test

这是武汉江岸区委组织部干部冷涛下沉社区后,领到的第一个任务——给楼宇消毒

 “消完毒做完表洗完澡去睡觉。裤子被84消毒液染色都说洗不掉了,买了维C希望多少有点用啊”——2月4日凌晨2∶37,冷涛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配上了身背消毒桶的照片,还加了三个“加油”的表情。
 
  这是武汉江岸区委组织部干部冷涛下沉社区后,领到的第一个任务——给楼宇消毒。
 
  冷涛去的第一个小区叫先锋社区,是个老旧小区。小区有68个单元,楼房矮的6层,高的9层楼,“但问题是没有电梯”,冷涛说,“我们只能背着40来斤的消毒桶挨个爬楼,一层一层喷洒药水。”跟冷涛一起下沉社区的还有两名干部,加上4名社区干部,7个人从上午9点开始,一直忙活到了下午4点多,终于把全部楼层喷洒了一遍。
 
  “平常坐办公室运动量少,那次真是累趴了。”冷涛说。
 
  2月6日,武汉开展全民体温监测,要求上门排查与自报自查相结合。此时冷涛已经到了泰宁社区参与摸排工作。这是一个老年住户超过60%的社区,不少老年人不会用微信报情况,没有体温计,社区工作人员必须挨家挨户敲门量体温,但这过程充满风险,很可能碰到新冠肺炎感染者。
 
  冷涛第一次穿上白色防护服,戴上护目镜,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心里其实挺害怕的”,冷涛坦言,“从小到大都没经历过这种事。”
 
  让他欣慰的是,居民们很配合,还有不少人说了感谢话。碰到敲不开门的情况,冷涛还会在门上贴一张告知书,告诉住户如果发现体温高于37.3℃,及时电话告诉网格员。只要有联系方式的,他还会挨个打电话询问,登记身体情况,一天打100多个电话是常态。
 
  “那时物资紧缺,社区发的一套防护服得反复消毒用,破了就拿夹子夹住,还得坚持上门。”冷涛说。
 
  冷涛回忆,有一次他给一位老太太送药,老太太没戴口罩就开了门,还跟冷涛交谈了几句,没过多久就传来老太太确诊的消息。
 
  “现在我们也没时间害怕了,比起在隔离区工作的‘下沉干部’,社区这点风险算不得什么。”冷涛说。
 
  随着武汉防疫工作的深入,武汉所有小区已经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冷涛和同事们的战场转移到了社区检查点,居民进出登记、查体温、检查出入证,事儿很琐碎,一守就得一天,中午也没法休息。
 
  但带给冷涛更多的还是温暖。他还记得2月15日那天,武汉降温,下了一整天的雨夹雪,他和社区干部在露天检查点坚守,有位热心居民还特意送来了暖手袋,居民的理解和支持让冷涛特别感动。
 
  谈到疫情结束后最想干嘛,“90后”的冷涛爽快地说:“休一天假,美美睡上一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