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类进化  离婚  as  进化  大学  test

小宝贝把腿张开让我㖭 肉肉短篇小说

一想到这里,疯子立时打了个寒颤,心里也恨透了自己那个没事就喜欢拈花惹草的表弟,如果不是顾及还有一丝血缘关系,恐怕只要能走出这个院子,疯子就会将他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伸手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后,疯子再也不敢想扳回面子了,赶紧拿起电话又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刚一接通,就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马上带十万现金过来银辉花园,动作要快,否则,老子回头扒了你的皮。”

挂了电话,疯子又暗自庆幸以往弄来的钱,很大一部分都没有存到银行,否则这一时半会儿该去哪里取钱?又赶紧赔笑着说道:“兄弟,多宽裕点时间吧,很快就到,真的很快就能到。”

看着只接了一个电话,就忽然变得温顺起来的疯子,谭菊秋似乎有点不敢相信事情的转机竟然会这么快,很快,谭菊秋又想到了一个关键,又不禁扭头向田姣看去。

“等钱来了你收好就行,我去看光头强了。”田姣似乎早就知道疯子会变成这般一样,脸上并没有半分的意外,说完,就转身向房里走去。

刚走了几步,田姣又回头指着院子说道:“等下别忘了让他们把院子打扫干净。”

看着渐渐走进房间的高冷背影,谭菊秋不禁陷入了沉思,感觉今晚发生的一切太过诡异了,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接受能力范围。

先是自称叫疯子的中年人忽然进门找茬,那趾高气扬的样子显然是来寻仇的,接着就是田姣的恐怖出手,完全跟电视里的梅超风一般无二,当然,她应该要比梅超风更诱人一点。

当一切都开始风平浪静下来后,谭菊秋隐隐感觉田姣的身份似乎很不简单,应该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只不过谭菊秋也并不喜欢八卦,只要她对自己没恶意,就没必要去深究她的过往。

二十分钟后,院子外有人敲门,疯子赶紧起身开门,接过来人手里的钱后,又赶紧赔笑着将钱送到了谭菊秋手里,这期间,疯子带来的人也把院子打扫干净了,就连地上的血迹都被擦得一点不剩。

虽然现在有田姣撑腰,但谭菊秋也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收下钱后,就示意疯子等人离开了,关好院子大门,就转身向房间里走去。

可是才刚进门,谭菊秋立马就懵逼了,只见田姣身上裹着一条宽大的浴巾,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时间,谭菊秋只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如同被什么轻轻抓了一把似的,奇痒难耐,甚至连脚步都已经忘了移动,心里直感叹田姣的角色扮演变换的太快了。

“那钱你可得收好,虽然不多,但应该可以供你开销一段时间了,不过你听好了,这是给你治病的钱。”田姣一如既往的冷冷说道。

“我知道了,那个,你是不是应该穿好衣服再出来看电视啊。”谭菊秋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一边向自己房间走去,一边小心的提醒道。

其实也不是说谭菊秋现在是假正经,要对如此难得一见的美人出浴图视若无睹,只不过才刚见识了田姣的血腥暴力,这样的狠角色自己根本招惹不起啊。

现在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也就算了,可她倒好,难道不知道自己好歹也是一正常男人吗?

这分明就是红果果的诱.惑,万一自己一个把持不住,这漫漫长夜得折腾掉多少条内.裤啊,正是因为想到了这里,谭菊秋才忍痛决定让田姣去换衣服。

“先前就算了,但是你出来后,如果眼睛还敢继续乱瞄,自己考虑后果。”田姣无所谓的冷笑了一声,又继续看熊大和熊二智斗光头强了。

将钱收好后,谭菊秋又回到了客厅,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田姣,不过一想起刚才她说的那句话,又只能强行按捺下心中的悸动,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今天还是谭菊秋到云城的第二天,可就这短短两天内发生的事情,谭菊秋觉得完全可以拍一部八十集的电视连续剧了,接连两次邂逅虽不说很理想,但谁曾想邂逅过后还有续集?

谭菊秋眼睛虽然盯着电视,可目光却时不时地瞄向躺在沙发上的田姣,每次偷偷看过去的时候,躁动的小心肝就不免涌起一阵悸动。

“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尤物啊!”偷瞄了数次后,谭菊秋不禁在心里感慨了句,顺便贪婪的吸了口室内淡淡的馨香。

虽然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但田姣似乎完全当谭菊秋不存在一般,一直在专心致致的看着电视里的光头强,脸色冷冰冰的,仿佛从未察觉到谭菊秋的小动作一般。

一时间,两个人都是沉默不语,室内的气氛不由得有些冷场,倒不是谭菊秋不想主动说话,而是问了几句对方根本就没回应。

“姣姣,这房间里你今天到底放了什么香料?真的好香,可为什么昨天就没有呢?”最后还是谭菊秋忍不住了,使劲嗅了嗅房间内淡淡的馨香后,由衷的称赞了一句,目光也偷偷的打量起田姣的反应来。

其实田姣早就注意到谭菊秋的那些小动作了,只是懒得理睬而已,却哪想他此时竟然突然开口问起,这让没有任何准备的她,一时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回答了。

房间里的馨香并不是什么香料的味道,而是田姣的体香,是与生俱来的,只不过白天穿的比较多,一时间不容易被察觉而已,这要她怎么解释?只能继续看电视,当做没听到。

洗了澡之后,也并不是田姣想故意诱.惑谭菊秋,她只是想看看谭菊秋的本质到底如何?毕竟谁知道这保镖一职到底得延续到什么时候?作为杀手,田姣必须得知己知彼。

 

田姣虽然不说话,不过谭菊秋似乎也早就料到她不会回答一般,又不禁伸直了脑袋,鼻子在空气中使劲的嗅了嗅,似乎在努力的寻找着香味的来源。

谭菊秋的这个下意识动作,却使得田姣俏脸“腾”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根,红晕又慢慢延伸到了脖颈,白雪般的肌肤如同铺了层梅瓣似的,透着一股诱人的冷艳之美。

“我劝你老实坐好。”忽然,田姣毫无征兆的就板着脸冷冷呵斥起来,身体也往沙发的另一边缩了缩,刻意拉远了些与谭菊秋的距离。

“哦。”谭菊秋悻悻的坐直了身子,不过眼里却不露痕迹的闪过一丝狡黠。

看着宛若被踩了尾巴的小猫般的田姣,谭菊秋又仿似自言自语般说道。

“我有一颗黑檀佛珠,经常带在身上有清凉、收敛、强心、滋补、润滑的功效,除了这些以外,佛珠还有一种特殊的功效,它能够遮住人身上的特殊味道,比如体香什么的。”

听到“体香”两个字,田姣当即心神一颤,眼神也终于从光头强身上转移开去,冷冷的看着谭菊秋,胸膛剧烈起伏着,似乎要摆脱浴巾的束缚一般。

看着即将暴走的田姣,谭菊秋先是一愣,又赶紧慌忙的解开衣服领口,在田姣几欲要吃人的目光下,将自己脖子上的一颗佛珠取了下来,小心的推到了田姣身前。

佛珠只有饱满的玉米粒般大小,通体漆黑如墨,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柔和的光辉,细闻之下,甚至还散发着淡淡的檀香,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田姣仔细的看了看佛珠,又看了看谭菊秋,只不过并没有伸手去拿佛珠,清冷的面庞上依旧古井无波,看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别误会,我因为身体的缘故,这些年几乎一直都泡在药罐子里,身上也不可避免的就多了一些药草味,后来我爸就托朋友找了这么一颗佛珠给我,效果很好。”谭菊秋真诚的解释道。

“哦。”桌子上的佛珠虽然很诱人,不过田姣却依旧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又继续看光头强去了。

田姣一直都很纠结自己身上的体香,以前也尝试过很多种方法想将其隐藏下去,不过一直都没能如愿,这也算是她向来都羞于启齿的个人隐私。

可哪想?现在却被一个认识才不到两天的男人公然提起,田姣自认为没那个勇气将体香一事摆到台面上来,与对方好好探讨一番。

见田姣似乎不怎么愿意提及自身体香的事,谭菊秋不禁翻了个白眼,嘴里又小声嘟囔道:“体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至于这样……”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看着一直喋喋不休的谭菊秋,田姣忽然神情一冷,强大的气场立时就让谭菊秋呼吸为之一滞,还没说完的话也顿时没了声音。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